第373章 人事总是知易行难(7更)

    杨烨随后便离开了寝室。

    李元霸看着仍旧猫在床铺上的李一谋,又是摸了两下脑袋。

    话是这么说,但开导他人这种事情李元霸实在是不太擅长,但让人脑袋开花这种事他倒是做过几次。

    “我说那个李兄弟,其实吧你也不要太在意别人的看法,你看看我,还不是长得凶神恶煞,打小就没少遭过他人非议。记得有一次附近小孩被人欺负了,又不肯告诉大人,结果他们大人直接自己带着小孩找上门来,说肯定是我动的手,结果你猜之后怎么着?”

    也许是听到李元霸竟然和自己有相同的经历,被子之中传出李一谋询问的声音,“之后怎么样了?”

    见李一谋来了兴趣,李元霸凶悍的脸上浮现一抹笑意:“还能怎么着?我当晚就拎着棍子,挨家挨户敲了个遍,最后把那肇事的家伙找出来狠揍了一顿,压着他去给人家道歉。”

    说起此事,李元霸的语气中多了几分得意。

    而躲在被窝中的李一谋,脸上却是露出了极为古怪的表情,他还以为李元霸会据理力争,然后劝说那名被欺负的孩子道出实情,却万万没想到是这样一个结果。

    “只不过人家大人还是不相信我,愣是觉得是我特意找人在顶锅,最后我在附近的坏名声反而更响了。”李元霸说着,有些不好意思的笑起来,“不过也不算坏,至少这件事情之后,我家附近就没有敢惹事了,不然我肯定会大晚上拎着棍子找上门去。”

    你这是以力服人啊

    李一谋的嘴角不禁露出一抹笑意,李元霸处理事情的方式,和他们家以理服人的家规完全是两个极端。

    李元霸挠了挠头:“我之所以说这个事情,是希望你不要想的太多,其实别人怎么看你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怎么看你自己。”

    听到被子外面穿来的声音,李一谋一下子愣住了。

    半晌后,李一谋才是回过神,表情有些复杂的开口:“谢谢你,你的这番话很有道理”

    听到李一谋的夸赞,李元霸笑着摸了几下光头,“这话也不是我想出来的,是我老爹告诉我的,不过谁想的不重要,意思到了就行。”

    我有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只是

    李一谋脸上瞬间多了一抹苦涩,他又何尝不明白这个简单的道理。

    可这个世界上很多事情,并不是懂得道理就能够行得通的,不然就不会有知易行难这个词了。

    李一谋并不是没有去尝试着鼓起勇气,但每当他试着行动的时候,当年的那一幕就会如同梦魇一般浮现在眼前,然后彻底夺走他身体的控制权。

    这种情况说玄幻点叫心魔,说现实点就叫心理疾病,已经不单单是心理阴影能说明的了。

    而李一谋身上的这种心理疾病,已经因为十多年的潜移默化深入到他的骨子里,又岂是一两句开导就能够解除的。

    李元霸看了眼窗外,估摸着时间已经差不多,便转身走出了寝室:“你明白就好,时间差不多了,我还要赶着去上课,就先走一步了。”

    听到房门关闭的声音后,李一谋才是从被子中钻出来。

    他就这样在床边足足坐了好几个小时,才是起身走到书桌旁,从身上拿出一块带着古怪符号的令牌。

    “或许辜负了你们的期望,但我果然还是做不到。”

    看着手中的令牌,李一谋的脸上浮现出落寞的神情。

    他手中的这枚令牌,乃是进出第一学府的专用令牌灵器,由于第一学府地处边境,现如今又是战争期间,所以如今学府受到了不小的管制。

    为此,学府特意联合非正常事物研究基金会制造出了这种令牌,以用来在人员进入学府时证明自己的身份。

    如今要是没有令牌,就算是学府院长慕容隆站在门口,也不会有人放他进入学府之中当然,也不可能有这种事发生,因为慕容隆这货从来不走寻常路,不知道在学府给自己开了多少后门。

    李一谋将手中的令牌放在桌上,放下令牌的瞬间,他好像是卸下了担子,整个人的心中顿时轻松了许多。

    可他的脸上却并未因此露出喜悦,反而是变得有些低落。

    “对不起”

    留下这句话,李一谋转身走出了房间。

    第一学府的各个年级的上课时间基本上是一致的,一是因为学府根本就不差上课的地方,二是由于第一学府的学生也不算太多。

    如今正处于上课时段,所以校内走道上根本就看不到几个人影。

    明明已经决定离开,但李一谋走往校门的速度却不快,他一边走一边打量着四周,就好像是在留恋一样。

    就在李一谋要穿过某个庭院时,一个有些懒散的声音陡然从他背后传过来。

    “喂,那边那个家伙。”

    李一谋娇躯一颤,转身看去。

    只见一名容貌帅气,气质不凡的青年正站在他的身后。

    “你你是在说我吗?”

    李一谋看向那位青年提问道。

    “对,没错,就是在说你。”青年打量着李一谋,迈动脚步走向了他,“现在不是上课时间吗?你怎么一个人在外面乱逛?”

    “因为我要去上厕所,对,上厕所。”

    李一谋不好解释自己想要离开,只能随意编造了一个借口。

    “上厕所?”青年微微眯起双眼,似乎因为李一谋的话而感到有,“你是今年的新生吧?这附近纯粹是风景区域,压根就没有厕所,你需要往后走上一截。”

    李一谋闻言只得点了点头,准备先往回走:“谢谢,我知道了。”

    “等一下。”但还不等他行动,青年却是有叫住了他,“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现在应该是上课时间,教学楼里多的是厕所,你怎么会找到这个地方来?你的身份令牌呢?能拿出来给我看一看吗?”

    听到青年的话,李一谋心中顿时咯噔一下,他原本就准备离开不再回来,所以就直接把身份令牌丢在了宿舍。

    眼前如果他不能出示令牌的话,眼前这个青年说不定会呼叫学府保安,到时候整件事情就要被闹大了。

    念头飞速闪过李一谋的脑海,他微微咬牙犹豫了数秒,最后将自己准备离开学府的事情如实相告。

    “离开学府?虽说这里的教学水平一般,但也已经是齐国最顶尖的了,还有慕容老头那家伙坐镇,你不在这里上学还想去哪里?”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炼器祖师讨厌女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炼器祖师讨厌女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qile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