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2、醒目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中秋月明 书名:大美时代
    忽来案上翻墨汁,涂抹诗书如老鸦。

    在很多人心目中,涂鸦始终是小孩子顽皮撒泼的玩物。

    始终登不得大雅之堂。

    殊不知年轻人才是一切生命力的源泉,艺术的生命力也不因为老成持重者的偏见就消亡。

    永远都会推陈出新。

    万长生就是永远都带着孩童般热切求索心态,看待这世上的新事物。

    在心里默默的观察分析。

    去伪存真,去其糟粕,留其精华都是这个过程。

    这才是带着思辨的能力去理性分析这个世界。

    眼前这种巨大张扬的画风,肆意挥洒的内容,还有新奇的绘画技巧,都让万长生感到跃跃欲试。

    所以,当他呆呆的站在那里,远眺小伙伴们在脚手架上上下下忙碌。

    很快被人发现他过来,立刻摘了口罩吆喝“万万!想不想搞点什么?”

    更多人转头,一起起哄“搞点!搞点,给你留了一点点……”

    几乎所有人都哄笑起来!

    有种恶作剧得逞的欢乐。

    万长生都笑了。

    他最爱的还是艺术啊,无论把精力放在培训学校,还是那些什么先进优秀,又或者重建附中还是商业运作,都比不上他对艺术的热爱。

    发自内心的感到轻松。

    随手拉拉自己的衣袖就往前走“好!给我留的哪里,我来画。”

    其实所有的灯具基本都集中最外面这栋建筑,照得雪亮,晚上灯光资源有限,大家也都是集中在这里,黄敏还笑着迎上来“晚上吃的披萨,你来点不?”

    原来旁边的空地上支开几张画板做的临时桌子,上面堆满了各种家桶、可乐、饮料矿泉水,随吃随拿,搞成了涂鸦派对的模式,还有摇滚音乐背景呢。

    万长生去酒吧前,随便吃了碗面,这会儿也有点饿,抓了个鸡腿塞嘴里支支吾吾问方位。

    一群小伙伴笑得前俯后仰的拉他过去,居然给万长生只留了个拐角柱子!

    几十米长的长方形建筑,这种砖混结构的五六米高建筑往往每隔几米都有个结构性的混凝土方柱凸起,所以最终他们给万长生留的就是这么四五十厘米宽的细细一条,而且还带转角到另一边的。

    相比那些整幅好多米的平整墙面,简直就是刁难人!

    大家就是想看看万长生吃瘪的样儿。

    谁叫他什么事情都那么优秀!

    只有朋友之间才会有的那种嬉闹“来呀!万万搞点新意思出来呀!”

    “不要让我们失望哦……”

    “你行的……”

    边说,还有人边给万长生挂围裙戴帽子戴手套,往他手里塞喷漆罐。

    杜雯没从脚手架上下来,黑色口罩遮住了半张脸,棒球帽更是连刘海都细细的避到缝隙里,只留下一双闪亮的眸子,恬静的看着万长生。

    距离挺远的,二三十米外的万长生。

    只不过偶尔抬眼,却看见下面聚得越来越多学生里面,那个穿得最漂亮的学生会秘书长,总是在偷偷瞄她。

    杜雯毫不在意,都懒得多看。

    重新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回到墙面,可有点艰难。

    因为耳中能听见自从万长生回来,就变得喧嚣热烈的气氛。

    那个男生就是能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让他的伙伴们凝聚到一起,还把越来越多的人都环绕在身边。

    杜雯有点烦躁的把耳机戴上。

    脑海里面难免会反思,自己留下来这么几天,到底真的是为了新教室设计,还是画涂鸦,又或者是内心的向往。

    从来不让自己处于卑微之中的杜雯很无语。

    万长生其实也没说话,嘴里还塞着鸡腿呢,所以他就没法戴口罩。

    皱眉思考了一丢丢时间。

    从手边凑过来那一堆喷漆罐里面,随便挑了个黑色,再抓了另一边的遮片,就跃身而上脚手架了。

    喷漆作画必须要有遮挡片。

    因为喷罐出来雾状颜料不可能有精确塑形,靠手里的遮挡片掩盖,才能喷出干净利落的切口线,但另一面因为喷罐的特点,就是晕染的渐变色彩。

    用这么简单的工具,就能画出中国古代绘画里面的工笔晕染,西方艺术里面的明暗渐变,和现代商业艺术里面的喷枪技巧。

    怪不得在年轻人中间能形成这么多拥趸。

    万长生是没有用过喷罐,但在跟着乔宇捣鼓舞台模型第一版的时候,不是就买了套高级的喷枪气泵来上色么,原理一模一样,甚至比这个困难多了!

    因为对于一共就巴掌大的模型,假如要在上面使用遮挡片,得先把专用的微沾胶膜轻轻覆盖在上面包裹贴好,再把要喷的局部,用手术刀切割开来,这就跟修车厂喷漆,得先把车窗玻璃等等不用喷的地方,用胶带报纸包裹遮上道理完也一样。

    越小就越精细,越复杂。

    墙面涂鸦喷绘嘛,随便拿张a4大小的塑料片就行了,因为哪怕是曲线,也能用无数个小直线拼接起来,哪怕有点遗漏,稍微站远了也看不到。

    面积大,就能忽略很多小细节。

    所以对万长生来说,简直就是放开了手脚。

    他依旧还是连最基本的墙面勾形都不需要,直接从脚手架高处开始用黑色在遮挡片的帮助下,喷出一根根黑色线条,一边刚劲硬朗,一边带点虚边的那种,只是雾化的面积大小不同。

    从上到下,迅速的就出现造型图案,惊呼声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

    是,相比几米十几米的宽敞平整墙面,万长生给促狭的只分到点边角柱子。

    可很多人恐怕都听过那句围棋术语“金边银角草肚皮”,在很多场合,这其实都是真理。

    边角看似不起眼,却往往支撑了整个场面架构。

    这柱头也亦然。

    万长生的黑色造型线条,直接就是在九十度转角处两边都一口气喷上,从上到下飞快的遮挡喷几下,迅速换位置再遮挡喷几下,动作非常快!

    就好像在那之前粉刷清理过的灰白墙面上,早就勾勒出来什么底纹,照着画就是了。

    大美社的小伙伴们,早就熟悉万长生这种空间感,知晓他在画这种画面的时候,脑海里面往往已经有个轮廓。

    其他从学生会来的年轻人不熟悉呀,惊叹,不由自主的跟着挤到转角那边,看那边是什么。

    因为从路边能看见的这边,仿佛是个人形,因为尽是些黑色线条,这人形不明确,所以迫不及待的想挤到另一边看看那边是啥。

    整个一边黑色喷完,万长生一边把嘴里的鸡腿骨头扯出来,一边从伙伴们手里挑了个红色,重新爬上脚手架,又是一遍从上到下的遮挡喷涂,面积极大,几乎和黑色一起填满了整个柱头。

    是的,红色柱头!

    几乎所有人都开始意识到,万长生真的把这小小的细长面积画作可以运用场面,画成了柱头。

    充满传统气息的朱漆柱头!

    果然,万长生后面再拿着其他颜色上脚手架的时候,小伙伴们简直欢呼!

    所谓艺术创作的奇思妙想,就体现在这些地方。

    特别是万长生一贯温和脸没什么更活泼灵活的表情,可画出来的东西却机巧百出!

    更加喻示他看似安静淡泊的外表下,蕴含着怎么样跳跃有趣的灵魂!

    本来平淡无奇的方柱顶部,被万长生迅速喷上了传统穿斗结构造型,中国传统建筑艺术里面,驻、梁、枋的结构组合,然后再轻巧的做些“彻上露明造”手法,也就是所谓的雕栏玉砌或额枋的彩画雕刻纹样。

    假装那里有个漂亮的传统木结构,再假装柱头下面有个传统垫木柱子的石墩子。

    这两样画出来以后,大家都忍不住齐刷刷的往后退!

    画家最常见的动作。

    每当画了几笔满意的细节或者笔触,都要退后几步站远点看看整体关系大效果。

    因为再精美的局部,也是要为整体服务的,就像做惯了将帅的人,做事总是运筹帷幄,盘掌控。

    从这点意义上来说,美术学得好的人,整体观、大局观,都比较好。

    这时候,大家都忍不住想看看这个红色柱头,对于整个墙面的大局观影响。

    几乎齐声摇头“卧槽,什么叫画龙点睛……这就是了!”

    “本来只是各自为政,涂鸦乱花的墙面,就被这个柱头一下收拾提炼出来,味道顿时变得高大上了!”

    “陈澄,你们还是把那边柱头先喷白收拾了吧,不可能只有一根柱头,很可能建筑四个角,都得画上四根柱子,才能让整个建筑撑起来。”

    “我来,我来!我给万万打下手,以后也能说这柱头我参与了的,要求联合签名!”

    “你不要脸!”

    “我现在更期待这柱子最后是什么样了!”

    “对,这只是个柱子造型就足够惊艳,是什么柱子呢……”

    大家齐刷刷的,都挤在了柱子角对着的那一点点狭小角度里,期望能一眼就看出来两边转角合成了什么。

    搞得那边喷漆刷白的家伙心痒难耐,自己给自己找理由“万万不着急,明天再画这几个柱头也行……先去看看……”

    于是戴上耳机的杜雯没发现自己,居然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这边墙面画画。

    要多醒目,有多显眼。

    。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大美时代》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大美时代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qile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