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马贩子

类别:qile518 作者:初·十三 书名:啸马西风
    这世上打瞌睡就有人送枕头的事可不多见!

    萧冉笑嘻嘻的让那个马贩子出来,跟着自己走。刚一转身,却看到老何急匆匆的跑来了。

    “将军,边军一早去牵马,说是……”见到萧冉,老何便喊道。

    萧冉眼睛一瞪,老何便闭嘴了。

    送马之事是自己自作主张,并没有和任何人商量。

    “外面说话。”萧冉说着,朝大门外走去。

    从只剩几阶台阶的大门处出来后,萧冉悄声问道“牵走多少匹马?”

    “一千匹。”

    这孙将军并没多拿。

    “不过,追风被牵走了。”

    “什么?”萧冉大惊。

    “原本我也想用换郡主那匹马一样,将追风换出来,可人家看到我这物件便不肯换了。”说着,老何掏出一件东西。

    萧冉一看那东西,眼睛不由一亮。

    “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说的就是这东西。

    萧冉见过这东西,在博物馆里。

    “哪里来的?”萧冉拿过那东西问道。

    “小将爷还记得被黑风暴埋了的那支狼兵骑队吗?”

    千塚谷?萧冉怎会忘了。

    “当初找军粮的时候,在一个狼兵头领手里看到的。当时是一对,我看到这是王朝产物,便料想必是这胡人抢的,就拿了起来。”

    “一对?”

    “哦,另一只给了那边军头目,换了郡主的马。”

    昨日边军将马圈进那处旧马圈后,便已宵禁为理由,不准萧冉等人把马儿牵走。那些边军还说,马自然是你们的,你们也可派人看护,可在关城骑马,却要听孙将军的。他说什么时候可以骑,你们才能什么时候骑。

    当时,萧冉只当是这关城中的规矩,便只是让老何想办法把郡主的马牵了回去。现在看来,人家孙将军那时候就在打这些马儿的主意了。估计在人家孙将军心里,这些马都是他自己的了。

    其实萧冉还是想错了,孙将军被边军从家里请来,爬上城墙后,看到城外众多的战马,心里已然打起了主意。

    萧冉拿过那只玉碗后,便仔细端详着。

    玉碗不大,还没有萧冉的一只拳头大。可看上去晶莹剔透不说,摸着还温润细腻,手感很舒服。

    萧冉把玩了片刻,便想着那些边军昨日见到此物肯换,今日怎么就不肯了?

    老何看到萧冉询问的目光,便又说道“那头目说,昨日已是亏了,今日若想换,却要一对才行。”

    只一晚上,价钱却翻倍了。

    萧冉十分纳闷,想着老何也只有这一只了,便将玉碗还给了老何。

    “这东西挺值钱吧?”萧冉随口一说。

    老何正待回话,一直站在旁边的安达儿却抢先说道“值百贯。”

    “什么?”萧冉一惊,想不到这个还没有自己拳头大的碗竟这么值钱。

    那孙将军买马只给三贯钱,这碗却值一百贯……不对,萧冉突然意识到,不是玉碗贵,而是孙将军给的价钱低了。

    “安达儿,你当初贩马时,一匹马卖多少钱?”萧冉连忙问道。

    “将军,若说十年前马儿价值几何,却要看是几等马。”安达儿看着萧冉说道。

    “几等?”萧冉有些纳闷。

    “是,将军。最早时,你们金銮王朝将马儿分为四等,后来又分为六等。只是,随行就市,价钱相差甚大。”安达儿被掳走前,一直做着贩马的行当,可以说已是此行当里的行家。

    “如追风这样的马,可当做几等?”萧冉又问道。

    “如追风这般的骏马,却是无等。”安达儿回道。

    “嗯?”萧冉大惑,怎么追风这样的好马,却成了等外品。

    “将军可曾听说过相马经?”安达儿问道。

    萧冉摇摇头。

    相马经萧冉倒是没听说过,可伯乐相马的故事却很熟悉。

    “那相马经上说,观其形,体大丰满,季毛欲长多覆,且光泽可鉴。观其眼,满而泽、大有光。相其耳,小儿锐、状如削竹。相其口,吻欲长、上齿欲钩、下齿欲锯------那追风诸项均已超出相马经上所言,所谓无等,便是这样来的。”

    “将军,我观追风已是多次,次次心醉,此生能见到如此神骏,足慰平生。”安达儿又说道。

    一番相马经说完后,萧冉虽说并没有部听明白,但也知道追风的无等并不是等外品,而是已经超出相马经上的那些标准,成了等上品。

    可这神骏却被人牵走了。

    “像追风这样的马,值多少钱?”萧冉现在满脑子都是孔方兄的事情。

    “如追风这般神骏,可千金,也可万金。”安达儿肃然说道。

    千金?万金?萧冉惊呆了。

    这王朝的金融体系,萧冉已经问过老秀才,平时的通用货币是铜钱。一千文铜钱便是一贯,一贯可兑换一两银子,十两银子便可兑换一两金。只是十年前王朝物价稳定,五文铜钱即可购买一斗米,故日常并不使用金银。只有大宗贸易、进贡、调拨军费等大额开支,才使用金银。

    千金、万金,岂不是一马便可发财?

    安达儿说,是的,不但能发财,还能当个不入流的小官。

    “不入流的小官?”萧冉惊问道。

    “此马若是被送入皇宫,圣心大悦,说不定还会给此马的主人封个散官。”安达儿回道。

    萧冉听他说完后,眨了眨眼睛,盯着眼前这个马贩子,心说你骗谁呢?王朝的官位拿一匹马就可换来吗?

    安达儿从萧冉的眼神里看出他不相信的意思,便笑了笑,正色说道“阿史那安达儿,德符元年,敬献北狄神骏一匹,得百金,封兵部马政司外署衙门八品群牧使。”

    萧冉大惊,嘴巴长的大大的,像是要吞下去什么。

    看着这个被独臂汉子差点在沙坑里勒死的家伙,萧冉怎么也想不到这个马贩子竟然是官,还是八品官。

    “一匹马换来的?”萧冉眯着双眼,冷冷的问道。

    这个本名叫做阿史那安达儿的人点了点头。

    没等他摆正脸面,萧冉突然一脚朝他踹去------

    萧冉出脚甚快,就连站在旁边的老何还没明白过来的时候,那个马贩子已经被揣在了地上。

    萧冉跨前几步,一脚踩住马贩子的右小腿,从他的靴筒里拔出了一把短刀。

    “说,你到底是什么人?”短刀抵在阿史那安达儿的脖子上。

    。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啸马西风》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啸马西风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qile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