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5、疯了?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凤轻 书名:凤策长安
    深夜,一个白影如鬼魅般悄无声息地穿梭在上京的街道上,越过了一个个屋檐,穿过一道道院墙无声地落在了一个看似不起眼的院子里。刚刚落地,亮着灯火的房间里就传来了一个清朗的男声,“国师深夜驾临,不知所为何事?”同时,大门被推开明遥穿着一袭布衣站在门口含笑看着院子里的人。

    南宫御月负手而立,对院子周围虎视眈眈的黑衣侍卫视若无物,只是冷冷道:“明遥,出来。”明遥笑道:“夜深露重,国师有什么事情还是进来说罢?”说罢,便转身走回了房间里。

    若是往常有人敢在国师面前如此嚣张,南宫御月早就一掌拍过去了。但是这次南宫御月却是沉默了片刻,还是漫步走进了房间。明遥坐在书房里手里端着一杯已经半温的茶,显然是早就等着南宫御月了。明遥好奇地看着南宫御月道:“国师亲自驾临,不知所谓何事?”

    南宫御月问道:“君无欢想要做什么?”

    明遥沉默了一会儿,道:“城主要做的事情,国师不是一直都知道么?若非国师也想做,你我双方为何会走到一起?国师现在问这个问题…难不成是打算反悔了?”南宫御月斜了他一眼,冷笑道:“本座若是想要反悔,会告诉你么?”

    明遥淡然一笑,“也是,国师若是想要出尔反尔,这会儿明某只怕已经在北晋的天牢里了。那么,国师今日…是为了什么?”

    南宫御月靠着椅背,眯眼打量着明遥道:“谢廷泽死了。”

    明遥端着茶杯的手一顿,神色也微微一变。良久方才轻叹了口气道:“我也刚刚才收到消息。”沧云城消息再灵通,毕竟山高路远,等消息送到上京也变成旧闻了。

    南宫御月挑眉问道:“君无欢事先想到过,谢廷泽会死么?”明遥有些无奈地苦笑,道:“国师,城主又不是能掐会算的神仙。按理说…即便是百里轻鸿亲自出手,谢老将军也不会有事才对。”城主在谢廷泽身边留下了足够保护他的人,谢廷泽的是确实是出乎明遥的预料。

    南宫御月撑着下巴,懒洋洋地道:“这么说,谢廷泽的死就只是对百里轻鸿有好处了。你确定,你们还控制得了百里轻鸿么?”

    明遥微微蹙眉道:“我们没有控制任何人,至于百里轻鸿…我们城主说了,非敌非友。”百里轻鸿又岂是能让人随意控制的人。

    南宫御月笑道:“哦?那就更糟了。”

    明遥皱眉看着南宫御月,正色道:“国师有话,不如直说。”

    南宫御月倒是难得爽快,盯着明遥沉声道:“百里轻鸿疯了。”

    “什么?”明遥一怔,有些不太确定南宫御月这话到底是单纯的在骂百里轻鸿,还是意有所指。南宫御月看着他道:“你要是想不明白,就把这句话告诉君无欢他想必能明白。省得他整天背地里跟笙笙诽谤本座是疯子,现在让你们看看,到底什么才是疯子。”

    明遥眉头深锁,他依然不太理解南宫御月这话是什么意思。不过却还是点头道:“我明白了,会立刻派人传信给城主的。”

    南宫御月点点头,站起身来准备离开,“叫你的人躲着百里轻鸿一点,疯子…杀人可是不认人的。另外,笙笙的身份大概瞒不住了,让她自己小心点吧。这一次,拓跋梁大概真的要被气吐血了。”搞了这么大的事情,可真的是瞒不住了。笙笙…真不愧是他的笙笙啊。

    “……”

    没有理会被留下的明遥是什么表情,南宫御月自顾自的转身走出了书房。站在屋檐下看了一眼天空,今晚无星无月,房檐望去天空仿佛一块幽深的黑幕,望的久了让人不由得感到心惊。南宫御月轻笑一声,喃喃道:“百里轻鸿…君无欢、算了,反正倒霉的人也不会是本座。”

    身形一闪,白影掠上了房顶片刻间消失在了夜色中。

    沧云城

    楚凌回到沧云城已经有四天了,这四天拓跋胤率兵进攻过沧云城两次。而且一次比一次出动的兵马多,显然拓跋胤一边等待援军,一边收拢被击溃了的南军,还在一边准备围困沧云城。

    楚凌和萧艨并肩站在城楼上,看到不远处的北晋大军微微皱眉,“聚集的兵马越来越多了,拓跋胤从哪里来的这么多兵马?”这附近的兵马他们应该差不多都心里有数才是。

    楚凌道:“你忘了,这些年北晋人四处修建路亭,若是紧急情况拓跋胤也能调动附近的路亭守军,虽然人不多但是聚少成多也不会少。至于南军…那就更容易了。”

    萧艨的眼力不熟,很快也看出来了,“那些南军都是刚刚被征召的?”有一些甚至连衣服都还没有换,穿着的就是寻常百姓的粗布麻衣。

    楚凌道:“不如说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寻常百姓。”

    “他想干什么!”萧艨皱眉道。

    楚凌道:“拓跋胤是聪明人,援军赶不上他也清楚现在就算去了西秦边境也来不及了。所以…”

    “所以?”萧艨望着楚凌,楚凌深吸了一口气道:“他要攻下沧云城。不…他这个念头不是刚刚才有的,应该是很早就有了。所以…北晋的兵马说不定很快就会到了。”萧艨皱眉道:“拓跋梁会容许拓跋胤立下如此大功?”楚凌冷笑一声道:“你别忘了,拓跋胤原本的任务是支援西秦的兵马,他失败了。计算是攻下沧云城,他也最多只能算是将功赎过。若是再次失败……”

    如果平时,拓跋胤攻下沧云城自然是天大的功劳。但是这次,因为厌恶增援导致数万貊族兵马被迫成为弃子,哪怕攻下了沧云城拓跋胤也最多就只能得到一个功过相抵罢了。

    萧艨了然,他也是在朝堂上混迹过的人自然不会不懂这些,“若是再失败,北晋沈王…只怕就要废了。”

    楚凌偏着头思索着这个问题,“如果拓跋胤拿不下沧云城…那么,拓跋梁到底是希望他拿下沧云城,还是不希望呢?萧艨,你怎么看?”

    萧艨犹豫了一下道:“拓跋梁毕竟是皇帝,应该还是会以大局为重吧。”

    楚凌点头道:“我也这么认为,所以…我们的麻烦大了。希望君无欢能比拓跋胤的援军早一步到沧云城。”

    拓跋胤能够年纪轻轻就成为北晋名将并不是浪得虚名的。之前因为谢廷泽的阻拦,后又有楚凌添堵一时间稍微落了一点下方。但这是有很多外部的因素一起造成的,并非谢廷泽和楚凌调兵遣将有什么惊人之才,也非拓跋胤领兵不利之过。而一旦他放弃了一个本身就已经意义不大的目标而转攻另一个的时候,着实是效率惊人。

    很快沧云城便收到了一些一些不太好的消息。

    原本打算固守谷梁县的塔克勤突然发疯一般的率兵与神佑军和靖北军死磕。润州境内所有的南军也有志一同突然攻击性大增。原本要返回沧云城的含天宁根本脱不开身。另一方面,北晋人毁掉了从西秦通往沧云城的毕竟之路。很有点我过不去你也别回来的意思。沧云城往西秦的路自然不止这一条,但是别的路要么是崎岖小路,要么需要绕远。

    总之,即便是西秦战事已毕,君无欢和沧云军只怕也很难尽快回来了。

    而与此同时,是将近七万貊族兵马与十多万南军围住了沧云城。

    这个数字,在这些年北晋围剿沧云城中其实不算什么。但问题是沧云城里现在根本就没有兵马。

    “这次…君无欢跟西秦的交易可是亏大了。”望着远处的北晋大营,楚凌有些无奈地苦笑。帮了秦殊,最后却把自己给赔进去了,怎么想都是不划算的。拓跋胤这些年都颇为低调,如今一出手倒是真的有几分雷厉风行之意。不愧是传说貊族最能接替拓跋兴业功绩的名将。

    云行月走上城楼就看到楚凌独自一人坐在城墙边上不知道在想什么,轻咳了一声走了过去道:“怎么样?是不是压力很大啊。”

    楚凌叹了口气道:“何止是压力大啊,看到那些……我现在就烦的想要跳城楼。”

    云行月道:“谁让你非要招惹拓跋胤?说不定直接放他去西秦就没事了。反正君无欢在那里,让他去跟君无欢死磕不就完了?”

    楚凌翻了个白眼道:“我后悔了成不成?”

    云行月见她这表情不由笑了,摇头道:“开玩笑罢了,我若是拓跋胤知道沧云城空着,我也不会去什么边关的,直接攻打沧云城多好啊。再不济打下来他也可以学君无欢自己霸占着沧云城自立为王啊,反正就算他去了也不一定救得回来那些北晋兵马。”

    楚凌道:“我倒不觉得拓跋胤有你想的这么多。”

    云行月挑眉道:“看来你对拓跋胤的人品还挺看好的。”

    楚凌淡然道:“他是貊族亲王,但也是个将军。若非明知道不能成,他不会放弃自己的族人和兵马的。所以…这次我们更要小心,很难说他会不会拿我们撒气和泄愤。”毕竟,如果不是他们拦着,拓跋胤早就到了边关了。如今西秦境内那些貊族并a只怕是必死无疑,这个锅肯定要她们来背的。

    “有信心么?”云行月问道。

    “没有。”楚凌干脆利落地回道。

    云行月瞪着她,“你刚才对那些将领不是这么说地。”方才某人面对沧云城的将领的时候,可是自信满满的模样的。

    楚凌没好气地道:“不然我能怎么说?说我们打不过拓跋胤,不如大家赶紧逃命吧?”

    “……”

    云行月瞪了楚凌半晌,最后也只能颓然地叹了口气道:“怎么会弄成这样呢?之前明明还好好地啊。”之前他们明明跟拓跋胤旗鼓相当,怎么转眼间就变成这样了呢?

    楚凌淡淡道:“家里没人看着,什么时候能好好地?从一开始君无欢就是在玩火,沧云城号称用兵二十多万,却始终只有谢廷泽带着那点兵马迎敌,你当拓跋胤傻么?一开始没动作,只怕是怀疑我们故意示弱想要引他们入套。”云行月道:“所以,他现在发现这不是个套,而是真的很虚了?”

    楚凌耸耸肩,表示他说的没错。

    “咱们怎么办?”云行月问道。

    楚凌最后看了一眼远处,转身往城楼下走去,“守着呗,守到守不住为止。”

    云行月道:“我不信你会什么都不做。”

    楚凌叹了口气道:“云公子,有句话叫人力终有穷?现在就是了。”这世上真的没有无所不能的人,楚凌当然也不是。只是…如果沧云城真的从她手里丢掉了,那可真是…让人不爽啊。

    云行月看着她下去,耸了耸肩摸着下巴思索着,“公主殿下好像在生气啊,总觉得这次要是没事的话,君无欢回来会很惨。”只要一想到君无欢会很惨这个事实,云行月突然就觉得生活充满了希望。立刻将那些烦心的事情抛到了脑后,神清气爽地往城楼下走去。

    “阿凌姐姐。”刚走下城楼,就听到一个小小的声音唤道。楚凌脚步一顿,循着声音望去才看到不远处的街角上站着一个孩子正怯生生地望着自己。楚凌愣了愣,连忙快步走过去,“盼儿,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

    盼儿被送回沧云城之后百年一直养在城主府里。城主府上下也没有个孩子,盼儿又是夫人让人送回来了,城主府上下自然对她很是不错。不过这小姑娘经历过的事情太过可怕,管事说平时很是沉默寡言。因为城主府时常没有女主人也没有玩伴,管事更担心盼儿变的更加内向,便筹划着等过段时间将他送到城中的蒙学去读书。对此,楚凌也很是赞同,小孩子自然还是要多跟小孩子交流才行。

    “阿凌姐姐。”盼儿望着楚凌,轻缓唤道。

    楚凌伸手牵着她的小手,轻声道:“盼儿,你一个人出来的么?你还小,不可以到处乱跑哦。”

    盼儿摇摇头道:“是云、云先生带我出来的,让我等他。”指了指楚凌身后的城楼,楚凌顿时无语,云行月将一个六岁的孩子随便扔在大街上,这心也是够大的。

    “以后别跟云行月一起玩儿了。”楚凌叮嘱道,让云行月带孩子,十个孩子都不够他丢地。

    “公主殿下,你这话就过分了啊。你整天忙着还不都是本公子陪着小姑娘玩儿?”云行月从城楼下下来,慢悠悠的道。

    “……”你难道不是因为无聊才找小姑娘玩儿的么?不过自从回到沧云城,楚凌确实是挺忙的,这几天也只有刚回来第二天见了盼儿一面说了两句话。牵着盼儿的手一边往城主府走去,盼儿看了看楚凌小声问道:“阿凌姐姐,那些坏人…又要来了吗?”

    楚凌一怔,低头看着跟前的小姑娘。从她眼中看到了深深的恐惧。

    楚凌蹲下来,轻轻将她搂进怀中。

    “别怕,他们进不来的。”楚凌轻声道。

    盼儿看了看楚凌,还一会儿方才点了点头道:“嗯,我不怕。”

    楚凌轻笑一声,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脑袋却在心中轻叹了口气。

    抬眼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行人,这两天街上的人明显已经比先前要少一些了。虽然不至于慌乱,但是人们的脸上也不可避免的多了几分担忧和惊慌之色。

    就算是为了这些百姓,也一定得守住才行啊。楚凌在心中默默地想着。

    旁边,云行月问道:“公主殿下想什么呢?”

    楚凌道:“想该怎么办啊。总不能等君无欢回来发现,他连老窝都被咱们给丢了吧。”

    云行月笑道:“公主英明,君无欢娶了你可真是三生有幸啊。”

    “多谢夸奖,但是不必。留着战场上杀敌吧。”

    “……”我就是个大夫而已啊。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凤策长安》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凤策长安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qile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