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章

    漫天繁星下,寂静的藤林森林边缘,渐渐出现了一些身影,他们中大部分是高大挺拔的兽人。走过树木昏暗的地方,如水的月光泻到走最前方兽人脸上,莹白月华下,兽人的脸俊美之极。

    “玻尔哥,小心脚下的石头和冰块。”悦耳的声音在兽人身后响起,俏丽的雌性一双好看的眼睛时时放在兽人挺拔的背影上,看着兽人大步地走着,丝毫不看脚上溜滑的冰块和凸出是石头,顿时想快步追上兽人。

    “我说,你有完没完,玻尔他是有伴侣的兽人,而且他们感情很好,你就不要再缠着他了。”年轻的兽人脚步一转,挡在雌性身前说道,看着眼前俏丽的雌性,帕尔皱了皱眉,直接开口说道,他可不想自家好兄弟被七月误会,到时他阿爸知道,肯定会打他的,别问为什么会打他,他也不知道,但是他就是知道若自己看着不管,回去肯定逃不了一顿打。事关七月,自己这个儿子在自家阿爸阿妈那还得退到后面。

    “我只是怕他会摔倒受伤,没什么其他的意思。”绯低着头,手无措地抓了抓衣角,低声说道。

    终究是雌性,帕尔也不好欺负一个雌性,只得摇摇头转身追上玻尔。

    “玻尔,你最好离那个雌性远些,否则七月误会了,到时你就惨了,要知道,在兽人大陆,雌性是有权利选择解除伴侣关系的。”玻尔拍了拍自己好兄弟的肩膀,索性将话说的重些,管不了那个雌性。只能希望玻尔自己能避着那雌性。

    “我知道,我也不会让谁破坏我和七月的感情的。”玻尔闻言,神色严肃地说道。他不能想象没有七月的日子,也不能忍受七月和自己解除了伴侣关系,和其他兽人结伴。

    “若是谁企图破坏我们的感情,我绝不会放过她,哪怕她是雌性。”兽人的脸在树荫下看不清脸上的神情,但语中的狠意还是让听到的人心惊。

    月上中天,队伍穿过山地,爬上陡坡,突然被眼前出现的一幕震惊了。在他们的不远处,昔日部落之门的地方,一道气势雄伟的冰铸成的奇怪东西立在那里,月光下,寒气四溢,却又有种摄人心魂的美丽。

    玻尔和族里其他人见状,直接疾步向昔日的部落之门飞奔而去,到了冰墙之下,他们努力抬头,只觉得自己在这个新东西前渺小的可怜。视线顺着冰墙向石崖看去,不见一个入口。十几人静默了,随后,冰墙下,人影消失,十几匹优雅漂亮的银狼出现在冰墙之下,他们一起抬起头对着冰墙上莹白的圆月嚎叫。

    悠远的狼嚎声在寂静的夜里传的很远,很远。

    “是帕尔他们回来了?”听到狼嚎声的族人们从梦中醒来,彼此看了一眼,不知谁问了一声。

    “应该是。”族长起身快速地披上衣服,带着同样快速穿好衣服的兽人走了出去。而赤狼族的人相视一眼,眼里充满激动和喜悦,飞快地爬了起来,穿好外套也跟在族长身后出去了。

    族长夫人听到自家儿子他们回来了,也睡不着了,就和那些同样睡不着的雌性们一起去库洞拿食物,打算做食物给他们吃。在外面十天。她们都有些担心自家儿子或伴侣或未来准伴侣在外面没有吃好。此时的她们还未意识到她们的物质生活早已超越了兽人大陆其他部落,这种想法在以前从未有过。

    “帕尔?”清朗的声音响起,打断了兽人们的狼嚎。

    冰墙下的银狼们仰头,动作一直地向声音发源处看去,只可惜冰墙太高,即使狼有良好的视力,也看不清逆着光身处近十米高地方的兽人。

    “巴卡,这是什么,我们怎么进去?”作为双生子的巴鲁,即使看不清高处兽人的脸,但是他还是第一时间就认出来逆着光说话人的身份,一直吊着的心也终于落到实处了。

    “等着,我来接你们。”

    话落,墙下的兽人只看到高处的人影消失,不多时,一道火光在不远处的石崖边出现,兽人模糊的身影也出现在墙下。

    银狼们见状也化作人形,带着赤狼族人向石崖边走去。

    在一处不起眼的地方,他们看到了一个狭窄的通道,而巴卡正站在通道口笑看着他们。

    小心地过了狭窄的冰门,宁静祥和的部落出现在他们面前。

    “巴卡,你们行啊,我们才离开多久,部落就多了道这么高的东西,用来干什么的?”不知道墙是何物的原始居民帕尔惊奇地摸了摸身后固若金汤的冰墙,惊讶地问道。

    “这是七月想出来的冰墙,专门用来抵御兽潮的。“其他正在好奇摸冰墙的人们闻言都愣了下,看着眼前的冰墙,眼里爆发出巨大的亮光。

    唯独玻尔,听到七月的名字,眼中满是自豪和思念。对于这个墙是七月想出的,他一点也不震惊。

    “果然除了七月没人能想出。”帕尔爱不释手地摸着冰墙,笑道。他突然转身拍了拍玻尔的肩膀:“玻尔,你找了个好伴侣。”

    “那是,七月一直都很厉害。”玻尔展颜一笑,对于玻尔的话,他表示这样听着舒服的话再多些也无妨。

    帕尔好笑地看着玻尔脸上的自豪,视线微移,他脸上突然出现了一丝疑惑。透过玻尔的肩膀,他竟然看到那个一路试图缠着玻尔的赤狼族雌性听到玻尔夸赞七月时,竟是满脸的笑意。

    “雌性果然是兽人世界中最难懂的生物。”帕尔摇摇头,再次看了眼满脸开心的雌性,便移开了眼。

    “堂弟。”微微激动的声音传来。

    正微红着眼摸着冰墙的赤狼族族长闻言看了过来,就看到自己许久未见,满脸担心看着自己的堂兄。

    银狼族族长看着自家堂弟两鬓微微斑白的头发,整个人老了十来岁的模样,愣了愣,眼底满是担心地拍拍他的肩膀“来到这里就好了,冬季就安安心心地在这里渡过吧。”

    “好。”赤狼族烈族长看着眼前的兄长,眼睛微润,哑声道。

    “我们先去石洞吧。”族长温和地对赤狼族烈族长说道,随后转头看着这次去接人的兽人们,开口道:“你们各自决定吧。是先回家,还是和我们一起去石洞。石洞里,你们婶子他们在准备吃食。”

    “我回去。”族长的话还未落,玻尔话就出口。

    “..........”众人。

    看着那些个飞快离去的背影,族长摇头暗笑了下,便带着其余人向大部队走去。

    月光下,帕尔目送着玻尔的身影消失在月色中,便收回视线,不经意间往绯那里瞥了眼,将雌性不舍的表情尽收眼底。

    “雌性果然难懂。”嘟囔了一声,帕尔便大步跟在自家阿爸身后走着。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部落生活录》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部落生活录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qile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