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小奶狗和逗比的区别(5)

    时间没算准,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八点半了,衍罗路过饭店,本来想拉着林明德进去解决,不过小伙子死活不肯,只能买些泡面了。

    衍罗将泡面推到林明德的面前,然后从房间里抱出被子和枕头,放到了沙发上。

    “在那个房间收拾好之前,你先睡沙发吧。”

    林明德点点头,拿起叉子吃着泡面,这时,塞在裤兜的手机发出振动铃声,衍罗看了眼来人的名字,回到了房间。

    她锁上房门,接了电话,文景光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

    “林明德如何,是不是很乖?”

    文景光说着话,嘴里似乎嚼着什么东西,说话有些含糊不清。

    衍罗冷淡地说:“你倒是厉害了,我拒绝了你还要塞到我手里。”

    “因为我知道你肯定会接受嘛。”文景光笑嘻嘻地说着,一下短短的吞咽声,“那小孩现在可棘手了,需不需要我给你一点小帮助啊?”

    衍罗挑起眉,说:“你能给我什么帮助?”

    “没有舒言,你连完整的剧情都不知道,我可以给你念一下这个小孩的人物设定。”文景光说:“这还是我从员工那里看来的,你给听听。”

    “男生女相,被追杀途中碰巧给女主救下,日久生情,为了复仇离开女主,和女配也就是你,学习暗杀技术。”

    文景光喝了口水,回忆着:“因为林家有恩于你,对林明德你是倾囊相授,好心提醒他女主会影响复仇大计,被男主给暗中弄死。”

    “怎么样,有没有觉得脑子清楚一点了?”文景光的声音里含着笑意。

    “听出来了,你说的每句话里都在传达一个信息,帮助他复仇。”

    衍罗看了眼紧紧锁着的房门,轻轻地笑了,说:“也无所谓,反正小孩我看着还挺乖,教就教一点吧,就这样,挂了。”

    没等文景光回复,衍罗直接挂断了电话,她把手机丢到床上,走出了房门。

    林明德还是乖乖地坐在桌子前,温吞吞地嚼着嘴里的面条,没有看着衍罗。

    衍罗坐到他的面前,直接了当地问:“你想振作林家,为父母报仇吗?”

    听见这句话,林明德身子一滞,捏着叉子的指尖逐渐泛白,力气大得手腕都在颤抖。

    他小心地抬起头,看向了衍罗的双眼,幽深的眼眸里是一片漆黑,却清晰地印着他的模样。

    这样直白的对视,林明德放下了叉子,觉得就像是面对着一盏白炽灯,已经被剖析得无处可逃。

    林明德坚定地点了点头,眼神却还是犹豫地看着衍罗。

    “好,我会教你所有我会的东西,在我的能力范围内帮助你。”

    衍罗自认自己会的武功不比杀手的暗杀技术差,不可能连小孩都教不起。

    见林明德身子骨看上去孱弱得像是弱柳扶风,就先从体能开始练起。

    确认林明德已经在沙发上睡下,衍罗躺在床上,思考着未来如何帮助小孩成为狂霸酷帅拽的大佬。

    【衍罗?听得到吗?】

    正对着天花板发呆的衍罗忽然听到了男人的声音,她一下坐起身来,左右张望着。

    【是我,舒言。】

    “舒言?”衍罗诧异地脱口而出,“你又能进入梦蝴蝶了吗?”

    【嗯,之前被文景光抓住了bug,不过最近茧公司出了事情,进出游戏世界就方便了很多。】

    “什么事情?”衍罗第一个就想起了落棠。

    【茧公司被警察和媒体怀疑犯罪嫌疑最大,公司天天都有人去查,几乎每个员工都被拉出去喝过茶。】

    “可是怎么见文景光还是那么悠闲。”衍罗说,“感觉完全没有受影响啊。”

    【这我就不晓得了,反正我是爽到了。】舒言说着话,语气满满的愉快。

    “你不怕他们有了时间再修复一次bug吗,那时候你又被踹出去了。”

    【我怕他?】舒言嗤笑着,【茧公司都快自身难保了,还有心思检查游戏,如果不是找不到证据,整个梦蝴蝶都能给他停止运营。】

    “你有录像功能吗?”衍罗回忆起自己在梦蝴蝶杀人的经历,如果被文景光录下来,可能对她很不利。

    【肯定有啊,怎么了?】

    “没什么,这样就好了。”衍罗随意地点点头,心里舒了一口气。

    以后不能再自己动手杀人了,一个不小心被抓到,回到现实很难经营受害者人设。

    衍罗躺回到了床上,有了舒言这样强力的助手,她的心情也变得没有之前那么沉重了。

    “谢谢你,愿意帮助我。”

    【也还好吧,我有我自己的目的,顺手帮帮你,还是可以的。】

    厚重的窗帘遮挡着外面的夜光,衍罗闭上了眼睛,沉沉地睡去。

    生物钟让衍罗准时在凌晨五点半醒来,她揉了揉眼睛,走进卫生间开始洗漱。

    【醒啦,真快啊。】舒言一边说着,一边嚼着东西,【你现在和男主住一起啊。】

    短短一个晚上,只是几分钟的事情而已。舒言也调查清楚了衍罗现在的处境。

    “嗯,对了,你知道剧情里导致林家灭了的内奸是谁吗?”

    【女主的爸爸啊。】

    “哦,谢谢。”

    有了舒言在,直接揭露剧情的中心人物也是如此随意。

    衍罗洗完澡,洗漱干净,走出房门往沙发上一看,只有摆放整齐的被子,不见少年的踪影。

    【在卫生间。】

    听着舒言的话,衍罗转身进了卫生间,看见了正在对着镜子洗脸的林明德。

    少年看着镜子里的衍罗,晶莹的水珠划过他的鼻梁,粉红的薄唇微微抿起。

    “早上好。”林明德回过头,对着衍罗轻轻笑着。

    “起得很早,家里没有你的生活用品,跟我出去买吧。”衍罗上下打量着林明德,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林明德低着头,说:“我担心被认出来。”

    “有我在都那么害怕吗?”衍罗看着林明德脚上踩着的家居拖鞋,“那也行,告诉我你的尺寸,我自己去买。”

    在家的时候衣服都是定制的,他怎么会记得自己的尺寸是多少。

    而且也不想让一个大了他不知道十几岁的阿姨知道这些**。林明德抿着唇,皱起了细眉,思考着如何回应衍罗。

    衍罗见林明德站在原地,满脸痘写着抵触和犹豫,她清楚小孩在想些什么。

    她翻出手机看了眼时间,走到了大门前,对林明德说:“我自己去吧,你在家待着,可以看看书。”

    大门轻轻关上,偌大的客厅只有林明德一人独立,他看着衍罗离开屋子,侧耳听着细碎的脚步声缓缓远去。

    “呵。”林明德掩着薄唇,低低地嗤笑一声,眼中的情绪不再清澈,警惕地扫视着房子的每一处。

    自从林家出了事,他就再没有睡好过觉,每次闭上眼睛,就是母亲浑身是血的残破身躯。

    林明德深深吸了口气,轻轻地按了按太阳穴。

    这个受文景光拜托的女人和他的父母有一段交情,在桌上的那一番话也让他的心有些许动摇。

    可是在晚上,他偷偷听见了衍罗和他人的谈话,他可以确定那个人就是文景光。

    可惜只能听见衍罗的声音,她说出的话也许有一些是在向着他的。

    林明德用衣服盖着手,扭开了衍罗的房门锁,放轻了步伐走进去。

    但是他还是不相信,在之前连面都没见过的人,凭什么会冒着生命危险去救他。

    少年的眼睛打量着衍罗的房间,除了卫生间的洗漱用品,几乎没有私人用品,只好从衣服下手了。

    林明德打开衣柜,里面的衣服大多是方便伪装的黑色和灰色,他的手在这里面摸了个遍,没有摸到什么有用的东西。

    这间房间给林明德的感觉实在是太清冷了,但似乎又很符合他心中对杀手这类人的印象。

    朝不保夕的日子,要小心仇家找上门。

    越是观察思考着关于衍罗的事情,越会发现这就像是一个无底洞,林明德在这望不到底的漩涡里,找不到一点方向。

    他挨着衍罗的床轻轻坐下,感受到的是硬邦邦的木板,只是在上面铺了一层床单而已。

    林明德按了按坚硬的床板,坐在这上面就感觉很不舒服,衍罗是怎么忍下来的?

    他仰起头,看向了一片空白的天花壁,进入了这间房间,潮水一般的孤独便朝他涌来。

    待得越久,越是忍不住去思考更多关于衍罗的事情。

    “姐姐,麻烦给结一下。”衍罗等着前面结账的人离开,自己推着推车来到柜台前。

    柜台后的姑娘手速极快地将衍罗推车里的各种东西拣起来,贴上标签给了钱,衍罗便走出了商场。

    衍罗要了两个大袋子,站到了商场外,在手机上找专车。

    她正低着头看手机,旁边传来陌生女生的声音,寻声低头看过去,是一个穿着蓝裙子的姑娘。

    “你好啊,你是李衍罗吧?”姑娘笑嘻嘻地说:“我叫童心,认识一下呗?”

    【这个是玩家,怎么这个时候找上你了。】

    衍罗看着眼前笑得一脸阳光的姑娘,怔了一会儿,礼貌地点头回应。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快穿之我们需要一个恶毒女配》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快穿之我们需要一个恶毒女配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qile5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