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吃饭时必看

类别:qile518 作者:唐四方 书名:北平说书人
    还是那句话,民国时期北京的市政建设是很落后的,自来水基本没有,下水道也基本没有,连公厕建设都很一般。

    这年头晚上睡觉,小便是在屋子里面解的,房里一般都有尿壶。大号是没有人在家里解决的,除非是病人没办法,很臭的,当时的人接受不了。

    但是大家在院子里面会放一个马桶,建一个小小的茅房。在一般的人家里面,这个小小的茅房是给女眷专用的,尤其是杂院里面,人多户多,男女共用一个茅房是很犯忌讳的,大半夜的传出去很不好听。

    男人们还是很有绅士风度的,把院子里的茅房让给女眷用,自己要解大号的话,可以去胡同里解决,基本上胡同角落处会有茅厕。就是用砖头稍微垒一下,做半人高的样子,然后在地上挖一个洞出来,往里面埋一个坛子进去,然后在坛子两边放两块砖头,就在这种地方解决,这就是茅房了。

    除了茅房,路边上其实也是遍地黄金。而且这种茅房是私人粪场主弄的,跟公家没什么关系,这种茅房是没有顶的,人家在外面也能看见你如厕的美妙画面。尤其是下雨或者下雪天,那就撑着伞来吧。

    那么说家家户户都有粪便,这要怎么处理呢,这就又衍生出来一个职业了,叫做收粪工。

    每天早上会有粪工推着车来各家各户收粪,还有去茅房把粪便掏出来倒到自己的大桶里面。收粪,主人家是不用给钱的,把粪便给人家就好了。除非是很恶劣的天气,可以给人家两个铜板当赏钱。

    他们有自己的盈利模式,他们把粪便收走之后,会运到粪场子晒粪。现在的粪场子是关厢一带,天坛东侧左安门内也有几个。掏粪工把粪便收走之后,会运到粪场子里面摊开,晒干,那画面,那气味,绝了。

    等晒干之后,他们会卖到乡下,给乡下老赶们种地当肥料用,这就是他们的盈利来源了。

    掏粪是政府承认的工作,掏粪也有粪道,基本上是一条胡同或者几条胡同作为一个粪道,包给一个粪场主,让他负责建造公共茅厕,并且负责掏粪。这是不允许别人来掏的,别人一旦偷摸过来捡粪,或者收粪,那就当做偷粪论处,这是要报警的,很严重的喂。

    所以老北京城的清晨同时飘荡着甜水的清香和粪便的恶臭味,可惜,此香比不过此臭。其实大家都不待见收粪的,但是没办法,生活离不开呀。

    旧社会年间流氓横行,有水霸还有粪霸,真遇上粪霸了,不允许你上公共茅房,不收你家的粪,那日子可就难过了。

    一间茅房的经营权一般只归一个粪场主,整个北京城只有一家是例外的。那就是位于前门大街路东,后门在大将家胡同上的一个茅房。这家茅房名字叫做二本堂,人家是有名字的,这算是民国时期的五星级茅房了。

    刚才说了所有的茅房都是没有屋顶的,就这家有顶盖,而且门楣上还用正楷恭恭敬敬写了二本堂三个字。清末民初的时候,这个茅房因为产出很大,而且质量很好,所以当时有两家粪场子抢这家茅房的掏粪权,后来经过调解决定归两家共有,所以这叫二本堂。

    值得一提的是做粪场生意的也都是山东人,所以山东人是很能吃苦的也很会做生意的,八大堂八大楼等高端餐饮业都是他们山东人在做,八大祥绸缎庄也是他们山东人在做,就连井窝子送水和粪道收粪他们也肯做,可不容易。

    老北京的掏粪是挺有意思的,赶明儿等吃饭的时候我再跟你们细说。

    再说这吕杰诚把马桶拎出去倒了,拿回来之后就舀水冲洗起来了。他们这家四合院还好,没有女眷,所以院子里面的茅房都是他们这些大老爷们在用,不用去外面撑伞解决。

    这四合院里就他们俩是小孩子,其实高杰义也不小了,但是因为说评书这行当比较特殊,基本上都得二十岁左右才能出师。因为评书最重要的是一个评字,得评论人情世故,甚至指点江山,或者结合当下评论社会民俗甚至政治。

    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孩子,谁听你说这个啊,没人会信服的。这跟唱大鼓书或者快板书不一样,他们那个说书讲究的是唱,小孩子唱功好,模样可爱,观众就喜欢听,就愿意捧。

    可说评书的,你不成年了不会让你出师的,高杰义都二十了也没让他出师,就是因为这个,当然更大原因是因为他之前太老实木讷了,说不了书。

    所以他现在还是学徒,只能凄惨地跟着吕杰诚一块儿沏茶倒水刷马桶,之前的高杰义还经常刷一下马桶,现在,打死他都不肯干了,所以只能轮到吕杰诚一个人悲催了。

    高杰义见水开了就把铜壶提起来给他师父先沏上一杯茶,然后找了个陶锅,洗了点小米,把小米粥坐在火炉子上,他师父早上吃的清淡,就爱喝点小米粥。

    弄完了之后,高杰义看着口水都掉在地上的小屁孩吕杰诚,露出了充满友爱的笑容:“小橙子呀,饿了吗?”

    吕杰诚用力点头。

    高杰义又问:“想出去吃早点嘛。”

    吕杰诚点头都点出残影来了,那叫一个快呀。

    高杰义抛着手上的大洋:“想天天出去吃早点吗?”

    吕杰诚很上路,立刻拍着胸脯道:“只要能天天吃好吃的,马桶就全都包给我来刷。要是天天都有烂肉面吃,水也包我来打,煤球炉子我也负责烧了。就算这破炉子黑烟重,我也不怕熏。马上就冬天了,晚上灭炉子的活儿我也干了。就是这个破炉子,又不能放在房里,晚上房里冻得跟冰窖似的,要是这个炉子的煤气不往房间里面冒就好了,要是能排出去就好了。”

    高杰义顿时心中微微一动。

    吕杰诚说完之后,眼巴巴看着高杰义迟疑道:“还有就是”

    高杰义问道:“就是什么?”

    吕杰诚弱弱问道:“就是师哥你有那么些钱吗?”

    高杰义指了指煤球炉子,笑着说道:“原本是没有的,但是你张嘴提出了金点子,我就有了。”

    “啊?”吕杰诚一愣。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北平说书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北平说书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qile518